欢迎您光临中国城市森林网站!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环境教育 >> 城市森林与绿色文明 >> 正文
古树新生 造福地球
2012-03-12 来源:译言网
编辑: 点击量:


  

      巨大的加州红杉让天使长古树档案组织的成员们显得无比矮小,这些研究者正在致力于复制这些无比高大的活化石。

  撰文:Jesse McKinley

  发表时间:2011年4月9日

  加州,迪克堡——在这个北加州小城的一条小路尽头,一尊巨大的树桩如同缺口的利刃一般刺向天空,从外表看,它已经枯死很久了:颜色灰白,中间被野火烧空,在十二米处被海岸的狂风或闪电拦腰截断。

  但对于专业的巨树猎手迈克尔·泰勒(Michael Taylor)来说,这些都是树桩潜力依旧的撩人迹象。

  “树桩还有一部分是活的,”他指着树干上冒出的几十处绿色嫩芽解释说。“它还很有活力,这些小芽会不断生长。这种树木是不会就这样死去的。”

  在一群爱树者的克隆计划中,这些小嫩芽正是关键所在——这些研究者计划通过克隆来大规模培育巨型红杉,而某些红杉的年龄甚至可以追溯到耶稣诞生以前,其高度可达四十层楼,是地球上最高的生物。

  “我们希望能获得红杉中最大且最佳的遗传代表,”天使长古树档案组织(Archangel Ancient Tree Archive)的共同创立者大卫·米拉奇(David Milarch)说。“然后克隆出无数株优良的红杉后代来。”

  米拉奇用福音信徒式的热情宣扬着自己对于树木的大爱,他表示,自己的任务既简单又宏大:让那些来自世界各地且最有意思的树种在大地上汇聚成林,进而阻止并逆转气候变化。

  “每个人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大家都知道这是个坏消息,”米拉奇说,他是个面色红润烟不离口的乐天派,家里祖祖辈辈都是树艺家,到他这一辈已是第六代了。“现在我给出了解决之道。”

  当然,争议是免不了得。但毫无疑问,米拉奇的这种解决方案相当特别,而且还有点另辟蹊径的味道。虽然克隆早已成为商业化的基本手段,而且园艺业偶尔也会尝试这种做法,但树木和人一样,年轻的时候才是生殖能力最强的时候。

  “在苗圃环境中,当树龄小于五年或十年,克隆很容易,”比尔·维尔纳(Bill Werner)说,他是档案组织的树木繁殖专家。“但如果树龄更长,结果就不那么令人满意了。这是生物界的基本规律——祖母已经没办法再生育下一代了。”

  克隆植物并不像克隆动物或其他生命形式那样困难或复杂,但它也是一项要求颇高的工作。维尔纳和其他繁殖专家利用各种方法已经成功克隆出两种红杉——海岸红杉和巨杉。这些方法包括所谓的微体繁殖技术,即主要利用微小的植物样本,再辅以大剂量的合成生长激素,在实验室环境中培育出遗传同一性的植株。

  事实上,园艺师们在很早以前就开始利用这种方法来繁殖植株,尤其是像兰花这样比较难伺候的植物。在繁育红杉时,维尔纳使用了小段的枝芽和其他植株部分,如从巨杉树冠处截取的部分。他小心翼翼的使之生长,并最终长出根须。小苗随后被移栽到强化土壤中继续生长,现在,它们已经长到了一米多高。

  米拉奇坚信这可能是第一次有人用这种方法来克隆红杉。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遗传和林学名誉教授威廉·利比(William J. Libby)表示,虽然这种说法并未得到证实,但维尔纳的工作的确让人印象深刻。

  “在我们看来,比尔的工作虽然并非无法完成,但确实困难重重,”利比说,他现在是天使长克隆计划的顾问。“他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米拉奇采集珍贵植物DNA的做法已经坚持了将近二十年之久,在植物研究圈子中,他的这种做法已经引起了一些非议,同时遭到质疑的还包括他出售克隆植株的做法,但米拉奇表示这是为研究项目筹钱的必须手段之一(虽然已经获得了其总部所在的密歇根州的认可,但天使长克隆计划一直在寻求联邦的非营利身份许可)。

  美国林务局的研究科学家康妮·米拉(Connie Millar)认为这种追踪没什么必要,因为最大最古老的树木并不一定就拥有最好的基因。“最长寿的树可能只是因为生长在地下潜水面的上面,或营养丰富的土壤中,”米拉说,就像最长寿的人并不一定获得了最好的基因,他们之所以长寿,只是因为睡眠充足,吃得好,会照顾自己等等。

  美国最古老的保育组织美国森林(American Forests)的首席执行官斯考特·斯蒂恩(Scott Steen)表示自己支持天使长古树档案组织重新造林的做法;毕竟美国森林组织也一直在植树造林,最近他们发起了一次组织活动,宣称要在2020年以前栽种1亿棵树。斯蒂恩认同红杉是“碳封存超级巨星”的说法,因为它们生长迅速,会在生长过程中一直吸收二氧化碳。

  但斯蒂恩同时也质疑了古老红杉是否就是树木克隆的最佳选择。“红杉不是那种你可以种在自家后院的大树,除非你家的院子的确够大,”斯蒂恩说。“你也不可能在城市街道边栽种它们。”

  米拉对这种说法表示了赞同,她认为与其种植红杉,还不如种植一些“分布更为广泛”的树来得更有意义,因为它们更能适应恶劣的地区环境。

  米拉奇表示自己的组织已经拟定了一个“全球性的克隆树种名单”,并计划在多个地区开展种植活动,他对这些计划的可行性进行了辩护,他表示说“我们并不是什么气候变化科学家,”之所以选择这些树种作为克隆对象是基于“长期性,可靠性的考虑以及它们造福及修复环境的本能。”

  米拉奇补充说,“如果不趁着现在为这些幸存古树留下血脉的话,也许将来就没有办法再对它们进行科学研究了。”

  一些科学家对这些克隆产品是否同样具有针对疾病、病虫害或环境改变的遗传抗性产生了质疑,而现在的森林树木已经进化出抵御这些不利条件的能力。

  “克隆无法带来遗传多样性,”加州圣马力诺亨廷顿植物园(Huntington Botanical Gardens)的植物保育专家西恩·拉梅耶(Sean C. Lahmeyer)说。“我们所希望得到的自然群体的遗传变种一般是通过有性繁殖而产生的。”

  事实上,红杉也是通过有性繁殖来产生下一代,虽然其过程来得不如其他生物性感。花粉和胚珠——即相当于精子和卵子——长在同一棵红杉的不同位置。花粉经常会被风吹到其他树上,使它们的胚珠受精。种子在球果生长,随后被风吹落到地面上,长成树苗。

  在竞争如此激烈的环境中,疾病、水源和光线都是需要克服的难题,因此,长成大树的个体并不是很多。但幸存下来的强者则会叫人刮目相看。

  “在这些100多米高的大树之间穿行,”米拉奇说,“你会觉得自己太渺小了。”

  海岸红杉一般隐匿在北加州和俄勒冈南部偏远的乡野,很难找到(项目组也尝试克隆的巨杉则生长在内华达山脉西部)。因为害怕观光客糟蹋红杉的栖息地,植物学家对一些巨杉所在的确切位置一直秘而不宣,但想涉足禁地仍然大有人在,比如迈克尔·泰勒。

  44岁的泰勒以前在这附近的洪堡州立大学(Humboldt State University)读过书,对于大学,他已经没什么印象了,而那些大树则让他一直念念不忘。为了寻找大树,泰勒在加州的森林里已经穿行了二十五年之久。他曾经发现了极为伟岸的巨树,其中就包括亥伯龙神(Hyperion),这棵高达156米的巨人据说是地球上最高的树,这是他和另一位大树猎手在2006年共同发现的。

  作为项目组研究的一部分,泰勒一直在搜寻各种红杉,从古老杉木的树桩上收集嫩芽——红杉在上个世纪遭到了滥伐,所以留下了很多树桩。专家估计,只有5%的原生古红杉依然健在。.

  残留的红杉树桩通常被视为累赘,即占地方又难以根除。但对于泰勒来说,它们却是来钱的好东西。每找到一个树桩,米拉奇就会付钱给他,比如上文提到的那处树桩,这是泰勒在加州新奥尔良市北部靠近俄勒冈州边界的一个小城迪克堡附近发现的。

  这个绰号为“大障碍”的树桩直径为7.6米,树龄约有2000年。在树桩底部一圈,泰勒发现了几十处嫩芽,这些绿色的小生命也许很快就能被培育成新一代的伟岸巨树。

  “这曾经是棵大树,”泰勒说。“也许它还会再度矗立于大地之上。”

  相关图集:克隆红杉

  包括大卫·米拉奇在内的一群树艺家正试图通过克隆来保育加州红杉这一类的古老树种。

 

  来自天使长古树档案组织的树木爱好者们从树龄高达3000年已经长到40层楼高的巨树上收集实验材料,这些大树堪称是地球上最高大的生物。该组织目前的研究重点是海岸红杉和巨杉。

 

  天使长古树档案组织的成员们正在利用卷尺测量树的尺寸。“我们希望能获得红杉中最大且最佳的遗传代表,”天使长古树档案组织的共同创立者大卫·米拉奇说。“然后克隆出无数株优良的红杉后代来。”

 

  在加州新奥尔良市附近的一座庭院里,迈克尔·泰勒正在检查一块直径7.6米红杉树桩的底部。业主已经将这块大树桩改造成了孩子们玩耍的地方。

 

  泰勒爬到一块红杉树桩上。希望能收集一些遗传标本。该组织定下的研究目标既简单又宏大:让那些来自世界各地且最有意思的树种在大地上汇聚成林,进而阻止并逆转气候变化。

 

  天使长古树档案组织的解决方案相当特别,而且还有点另辟蹊径的味道。虽然克隆早已成为商业化的基本手段,而且园艺业偶尔也会尝试这种做法,但树木和人一样,年轻的时候才是生殖能力最强的时候。

 

  泰勒和该组织的另一位成员梅丽尔·玛西(Meryl Marsh)正在检查一块红杉树桩刚刚长出的嫩芽。泰勒表示这些绿色的小生命也许很快就能被培育成新一代的伟岸巨树。

 

  该项目组一直在寻找各种红杉样本。专家估计,只有5%的原生古红杉依然健在,它们一般隐匿在北加州和俄勒冈南部偏远的乡野,很难找到。

 

  研究项目组的成员长在一块巨大的红杉树桩之上。这块土地的主人一直在使用除草剂阻止树桩发芽。残留的红杉树桩通常被视为累赘,即占地方又难以根除。

 

  克隆树木是项复杂的工作。研究小组小心翼翼的让小段嫩枝条和其他植株材料生根发芽,有的小树苗现在已经长到一米多高了。

 

  微体繁殖技术是研究者们最常用的一种培育手段,即主要利用微小的植物样本,再辅以大剂量的合成生长激素,在实验室环境中培育出遗传同一性的植株。项目组的树木繁殖专家比尔·维尔纳正在展示他的红杉克隆成果。

 

  也许这是第一次有人用这种方法来克隆红杉。虽然这种说法并未得到证实,但有专家表示,维尔纳的工作的确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为了筹集研究经费,项目组计划出售这些克隆树苗。

 

  天使长古树档案组织计划培育出一片新的红杉林,他们希望有朝一日这些红杉会长成参天大树,矗立于北加州的土地之上。